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小说 《再见来晨你》

“你知道是哪个医院吗?”

“当然,我记的可牢啦。”

“行,那你抓紧,哪里转弯你跟我说。”

“好嘞!”

在白辰家吃饱喝足的两人打算趁早去医院看看殷然,在和东方月馨的打闹嬉戏中,白辰明显放送了下来,忘记了烦恼。

不过该来的还是会来,由于东方月馨的存在,白辰没找到机会看看老黑来了没,关于这个薛定谔的殷然,他一头雾水,现在只能去医院看看她倒底是怎么个情况了。

。。。

“前面右转就到啦!”坐在白辰自行车后座的东方月馨指了指前方不远处的医院,“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313房间。”

晚霞已经告退,白辰将自行车锁在医院边的路灯杆上后道:“走吧。”

打听到313在住院楼三楼后,白辰迫不及待的拉着东方月馨前往。

“哎,是你找殷然签字还是我找她啊,怎么感觉你比我还着急。”东方月馨的手被拽的有点疼,皱着眉说道。

白辰点了点头:“嗯,不瞒你说,我们昨天学校报道还是殷老师迎接我们,结果她今天就躺医院了,我好奇她得了什么病。”

“没准是怀孕了?”东方月馨做出了猜测,“不对啊,白辰,你可不像是会八卦这些的人,你眼里不是只有超能力的事吗。”

白辰挠了挠头,瞒谁都瞒不过这小妞:“好吧,之后我再跟你说。”

东方月馨见白辰直接坦白,便没再多问,他说会告诉她的就一定会告诉她。

313。

病房就在眼前,白辰却犹豫了,如果殷然真的活下来了,那一定是那个“因素”的原因,以他目前得到的信息来说,“因素”是有主观意识的,同时因为它的存在周围的一切都可能与原本时间线发生不同。

如果,如果活下来的不是殷然,是“因素”呢?虽然不知道它能不能控制人的意识,也不知道它有什么具体能力,但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白辰已经将这个“因素”看做一种生物,它的存在给予了白辰改变未来的依据,也可能给他带来一些危险,因为现在不能确定它的目的是什么。

“哎,进去吧。”白辰摇了摇头,如果这个“因素”能随意改变自己命定的未来,那要夺取谁的性命恐怕也轻而易举,他只能坦然面对了。

机遇与挑战并存啊。

313的病房门打开了,房间里的灯已经打开,整个房间只有靠窗的床位有人,透过帘子隐约能看到一个人影。

“那个,老师?”东方月馨的话打破了异常安静的氛围,“我是新来的转学生,找您签字来了。”

“转学生?哦,你就是东方月馨吧。”柔弱的声音从那个身影传来,“这事你应该找年级主任了,算了,你过来吧。”

东方月馨拿出背包里的纸笔,走了过去,白辰也慢慢吞吞的跟了上来。

殷然背靠在竖起的床头,看着窗外已经入夜的景色,侧脸有些苍白,发干的嘴唇和皮肤颜色几乎无差。

东方月馨小心翼翼的把纸和笔递了过去,殷然这才看向了她,发出虚弱的声音道:“同学,你帮我个忙,把那个床尾的桌子移过来,拉一下下面的摇杆就可以了。”

东方月馨听话的照做了,白辰站在靠近帘子的一旁,现在他确信“因素”让殷然逃脱了必死的结局。

“诶,你不是,我们班的同学吗。”在白辰发呆之际,殷然看到了他,开口问道,“你怎么也来了呀?”

“啊,老师,我听说您,在医院,就想着过来看看您。”白辰支支吾吾的解释。

“谢谢你的关心,老师没事,就是上楼摔了一下。”殷然淡淡的笑着说。

“好的,老师您没事就好。”白辰挠了挠头,虽然对于殷然他了解了不少,但这都是他单方面认识,在殷然眼里他们还不算熟,不过开学时这位同学的积极给她留了个好印象。

殷然签完了字,还给了东方月馨:“你再去找年级主任确认一下,你转学的具体事宜我忘了跟他说了。”

“好的。”东方月馨点了点头,随后她看了一眼白辰,眼神暗示道:你要没什么事我们就走了。

白辰点了点头表示没有,和东方月馨一起和殷然告别后走了,虽然他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明显不行,这等于暴露他知道殷然的事情,既然确认她真的没事,那这一趟不算没有收获。

目送东方月馨被接回家并以自行车为由拒绝她送回去后,白辰慢悠悠的骑着车走了,不远处的三楼,殷然看着白辰骑车的身影,嘴角流露出一丝诡异的笑。

。。。

“你是说,殷然没死?”老黑低沉的声音透露出明显的惊讶,“怎么可能….好像不是不可能。”

白辰一边坐在椅子上在新笔记本里涂涂画画一边说:“我觉得是那个因素改变了原本的故事发展。”

“嗯,很有可能,不过就目前来说,至少殷然真的活下来了,还算好事。”老黑点了点头。

“但是谁也不知道殷然活下来之后会发生什么啊。”白辰摆了摆手,“对了,原本殷然死后,会发生什么?”

老黑沉吟片刻道:“原本,殷然的死导致警察加大了对那些讨债的搜查力度,然后没过多久,那些人就被抓了,是在一个私人的地下车库被抓到了,当时他们还在聚众赌博。”

“与其说是赌博,不如说是拉几个赌鬼骗他们钱然后放高利贷给他们吧。”白辰气愤的说道。

“是的。”老黑点头,“说是赌博,实质上是诈骗,不过可惜,殷然没死就意味着警察不一定会加大力度搜寻了。”

“说起来,殷然没死,可以尝试调查她不报警的原因了。”白辰看着老黑问道。

“嗯,但是你得先让她对你熟悉。”老黑补上前提。

“嗯…….”白辰看了一眼老黑后眼眸瞬间明亮了起来,“对了!我们是不是忽略了一个人,殷然的老公,那个欠债逃跑的——刘勇!”

“额,这个,我之前也想到了,不过,警察找了很久都没找到他,最后不了了之,我也试过,但是警察都找不到更何况是我们。”老黑有些尴尬的回答道。

“你,你下次能不能把知道的都说完,你这样说的我很打脸啊。”白辰鄙视了老黑一眼,“不过这一次有因素的出现,有没有可能,刘勇也能找到了。”

“不排除这种可能,不过我得告诉你,刘勇的信息有不少是未来陈华编的,所以想找他等于大海捞针,我当时就被骗了,花了很多时间找刘勇,最后还是没结果。”老黑又补了一刀。

“在我发火锤你之前,我建议你赶紧走!”白辰恶狠狠的瞪着老黑,他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想出一个法子就被老黑泼一次冷水,合着我未来是去当消防员了是吧?

老黑见状不妙一套丝滑走位行云流水般钻进衣柜消失不见。

呼,白辰深呼吸了几口气,勉强冷静了下来,既然殷然和刘勇的问题还无从下手,他目前能做的就是让警察加大力度搜寻那些赌徒了。

看来,得去会会陈华队长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