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小说 《再见来晨你》

手术室外。

“病人前段时间脑部受到撞击,引发脑震荡,颅内有受击破损的可能性,不能受太大的刺激,目前处于昏迷状态,需要住院。”一名医生走出手术室说道。

“医生,她之前脑震荡怎么这么快出院?”陈华问道。

“这我还想问你们呢,她之前的脑部内伤严重,为什么只查了外科?”医生皱眉道。

“外科?”

“外伤是治好了,但是内伤就难了,现在需要尽快拍片,看看内伤严不严重,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

“你是说,殷然又住院了?”咖啡店里,白辰面露惊讶。

“嗯,医院还不能确定她脑内有没有创伤,之前她报的居然是外科,只看了皮外伤。”陈华凝重道。

“那之前给她看病的医生没有看出来吗?”

“这个我们去问过那个外科大夫,他说殷然告诉他的是她只是脑袋被擦到了一下。”

“这个殷然,神经病吧?老公跑了不报警,讨债找上门不报警,脑子撞这么严重还隐瞒病情,她要干什么?”白辰很生气,因为殷然的事他一次次铤而走险,结果人家压根就不想活?

“先别激动,这个事,我也纳闷。”陈华冷静道,“你和她接触过,她的性格怎么样?”

“这个,我还真没关注过。”白辰挠挠头,“感觉就是普通人的性格,没什么特殊的地方。”

“那其他的呢?”

“我能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白辰无奈道。

“那不能告诉我的是什么?”

“既然是不能告诉你的当然不能说,关于殷然的事你再想想有没有别的办法查吧。”

“这不用你说。”陈华说着摆摆手走了。

白辰并没有离开,坐在位置上打了一个响指。

。。。

“殷然的事啊,我也记不清了。”

“你一个刑警怎么可能记不住这么重要的案子。”

“哎,我要处理的案子太多了,哪记得住呀。”一个上了些年纪的男人摆摆手。

“那你还记得刘勇去哪里了吗?陈警官。”白辰笑着问道。

“忘记了忘记了。”未来的陈华微笑着摇了摇头。

“好吧。”见陈华不愿多说,白辰起身告辞,响指过后白光一闪,老年陈华在背后淡笑一声消失了。

。。。

“上课。”

“起立!老师好!”

“好,我们开始上课啊。”赖老师拿着粉笔与课本开始了他孜孜不倦的教育。

白辰一手扶着头,歪靠在桌面上。

“小白,你又没睡好吗?”东方月馨关切的问道,“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啦?你跟我说说,我能帮你解决。”

“你这是八卦还是关心啊。”雷小星转头吐槽。

东方月馨撅起了嘴,正准备说回去。

“行了行了,没什么事。”白辰打断了他们,因为赖老师正盯着这边。

“昨天我看陈警官那神色,可不像是没事啊。”方安康突然回头一嘴,这一句直接打开了东方月馨的话匣子。

“对啊,有什么样的事啊?不会是和我跟你说的杀人案有关吧?”

“杀人案?”雷小星不淡定了,“什么杀人案,我看过悬疑小说,我听说杀人犯都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你见过杀人犯吗,杀人犯的眼神真的很吓人吗?”

雷小星一口一个杀人犯的问着白辰,殊不知赖老师已经站在他们身边:“杀人犯?什么杀人犯?”

“额,没什么老师,雷小星说的是小说,小说。”白辰赔笑道。

“不好好听课,在这聊小说?你们两给我站着!”

。。。

“都怪你!”

“怎么能怪我,要怪怪富婆,她先说的。”

“嗯?你们俩吵关我什么事!我本来都不想说了,都怪方安康又提起来。”

“啊?我,我,好吧怪我。”方安康老实的低下头。

“你们平时一个个老老实实的,怎么一碰到这种事就这么八卦。”白辰皱眉说道。

“平时那不是碰不到这样的事情嘛,你给我们说说呗,说不定我们真能帮上忙呢?”东方月馨开口道,另外两人点头附和。

“行吧,咱们去咖啡店说。”

缓慢的钢琴曲从音响里飘荡出来,淡淡的咖啡香弥漫四周。

“白辰,方糖放太多这咖啡就没有原本的味道了。”方安康坐在沙发上品着咖啡的香味。

“就是。”雷小星在一旁附和。

“好了好了,别打断他,让他说。”东方月馨有些不耐烦的挥手道。

“这事儿吧,在某种方面跟我们都有关系。”白辰放下飘满白糖的咖啡,不给他们插嘴道,“殷然,她不是住院了吗,你们猜猜是为什么。”

“不知道。”三人摇头。

“她的老公刘勇,赌博,欠了不少钱,抛下她跑了,而这个刘勇,就是我们原本的班主任。”

“啊?然后呢?”雷小星道。

“然后那些赌博的找上门,和殷然起争执了,殷然就受伤了住院了。”

“那这和你昨天的事有什么关系。”方安康疑惑开口。

“有关系,具体呢我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我先说说杀人犯,杀人犯杀了那一帮开设赌场和放高利贷的。”

“那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新闻?”雷小星问道。

“因为凶手还没找到,就这样发布新闻,会引起恐慌。”

“可发出新闻如果大家碰到凶手还可以及时报警啊。”方安康说道。

“你知道杀人犯长什么样吗?不知道吧,连警察都不知道,我们没法判断谁是凶手,这样贸然发新闻,只会引起恐慌。”

“可发新闻也算是给大家提个醒啊。”

“嘿,类似的事情陈警官跟我说过,以前也有这样不知道凶手长相就发布新闻的情况,第二天,一大批人来报警,有的说自己碰到了杀人犯,有的说杀人犯偷他家东西,还有的说自己老公连续几天晚上不回家像是杀人犯。”

“连老公都举报?”东方月馨挑眉道。

“就是因为不知道凶手长什么样,大家开始乱猜,结果呢,真凶看到新闻逃之夭夭,百姓反而天天提心吊胆。”

“你说的有道理,我收回怀疑你是杀人犯的想法。”雷小星正经点头道。

“嗯???和着你觉得陈警官找我是因为我是杀人犯?”白辰满脸震惊,“你在心里把我当成什么了?”

“这可说不准啊,在凶手找到之前,谁都有可能是杀人犯。”雷小星摆手道。

“你看,你现在知道凶手还没被捕,就开始猜了,那如果别人知道了呢?”白辰指着雷小星说道,“新闻,发对了没事,发错了,那就是造谣!”

“好吧。”雷小星底下了头,这事确实是白辰有道理,他还是认同的。

“行了,多的我也不说了,老实说要不是你们当时都在饭店,我还真要怀疑怀疑你们。”白辰说道。

“嗯?你的意思,昨天凶手出现了?”方安康敏锐的发现了白辰话里的漏洞。

“额,这个,你们就别问了,不让说,反正吧,晚上少出门,最好别出门,也别自己一个人去一些犄角旮旯的地方,还有就是,我今天说的事别告诉别人,后果你们也知道了,这种事,一传十十传百的。”白辰站起身叮嘱道,“走了。”

回家路上,白辰思考着自己还能做什么,原本他不打算把这些事告诉雷小星他们,但考虑到“因素”的存在,他怕自己身边的人再出什么意外。

“得早点找到这个因素,确定它到底是什么目的,而且我现在严重怀疑,它可能就是杀人犯!”白辰自言自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