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小说 《异世修魂记》

灵宝阁坐落于颖中城北部旗岭山脉,开宗立派已有数百年历史,拥有数千名修灵者弟子,已经发展为西夏国第三大门派。灵宝阁作为西夏国一流的大门派,高手林立,强者如云,但其立派的根基不在武学造诣,而在于对奇门遁甲之术的浸淫,如药理、丹药、灵具、阴阳符等。灵宝阁生产的灵药可解百毒、治百病,生产的丹药对增进修灵者灵力修为大有裨益,生产的灵具——灵鸟已是各国往来书信“飞书”的必要载体,生产的阳符具有强大的破坏力,阴符具有防御功效。因此颖中城自有四宝的说法,其中一宝便是灵宝阁生产的道具,因此在修灵界中灵宝阁地位显贵,十分受人尊敬,并以此跻身西夏国第三大门派的位置。

灵宝阁凌霄宝殿炼丹堂,这里是灵宝阁重地,即使是灵宝阁内门弟子也不能进入的地方,一位两鬓斑白的老人正坐在一鼎紫金炼丹炉旁边炼制着一味四阶丹药需要的重要引子。老人单手掐指,变幻出各种指诀,紫金炼丹炉中青色灵火熊熊燃烧,如一朵盛开的莲花。

“来者何人?竟敢私闯我灵宝阁炼丹堂重地!”两鬓斑白的老人紧闭的双眼陡然睁开,转头望向炼丹堂入口,一个人影从炼丹堂入口走进来。炼丹堂有内门弟子把守,又有防御阵法掩护,除非第三境玉灵境以上强者,否则无法轻易闯入。

“生意人嘞,俺来做一笔买卖。”进来的人带着倒三角形的绿色面具,看不清容貌,从声线上判断应该是个男人,背后背着两柄长枪,最怪异的是,他始终是垫着脚尖走路,因此悄无声息。

“你找错人了,炼丹堂不是做买卖的地方。”老人一边控制着丹炉中的灵火,一边祭出一盏莲花状的油灯藏于袖口中,这是一具被完全炼化的上阶灵品的灵器,可做到收放自如。

“俺能开出嫩不能拒绝的筹码。嫩他娘的赚。”男人垫着脚尖越走越近。

“哼,那得看你拳头够不够硬。”老人将莲花油灯置于胸前,单手掐指,一缕青色灵火将莲花油灯点燃,莲花油灯开始浮空旋转起来,油灯上的青色火焰如莲花盛开,是八片青色花瓣。

“安掌教的苍冥青莲嫩是名不虚传,每一片花瓣威力层层递增,一个字,猛!”原来这个老人竟是灵宝阁第二十三任掌教安瑾凉!男人左手握住背后的长枪,刹那间散发出一股令人窒息的杀气,他开始垫着脚尖奔跑,速度越来越快,突然一个折转,身形如炮弹一般弹射出去,方向却是安瑾凉的一侧。

“嫩的,躲着看戏呐。”男人左手长枪递出,击在炼丹堂的石柱上,石柱顿时如蛛网般裂开一个大坑,这一击威力恐怖!

“你竟然能看穿我的土隐遁!你是何方神圣!”一个黑衣人从石柱处窜出,踉踉跄跄地往后退。

“嫩再强的隐遁术也逃不过俺的嗅觉,只要这间屋有风的流动,俺就能把嫩捉出来。再说嫩一个大老爷们,喜欢钻地里偷听别人说话,该打!”男人右手抽出另一柄在背后的长枪,一个旋转向黑衣人刺去。

“天煞护体!”黑衣人运转着体内土属性灵力,拿着一把阔剑挡在前面,一个圆形黄色护罩将他包裹在里面。“没用,我刚刻意往后拉开距离好施展防御型剑技,这可是四阶防御型剑技,一切的攻击在我面前都是徒劳!”

“嫩是灵剑师?”男人的长枪刺在黑衣人黄色护罩上,如泥牛入海,无法再前进分毫。

“正是!我乃精通防御型剑技的灵剑师,我修炼的土属性灵力在防御方面有突出的表现,防御力上如虎添翼,你能奈我何!?”黑衣人猖狂大笑,但很快他的笑容就凝固了。

“那嫩也尝尝我这招。”男人将两柄长枪沿着枪柄拼接在一起,变成了一柄两头枪,枪柄的灵纹泛起青光,青色风属性灵力沿着枪柄环绕到两侧枪头,顿时青光大放,这原来是一把等阶不俗的灵器,拆开是两柄长枪,拼在一起是一柄两头枪。两头枪同人一起旋转起来,如一只青色的风火轮呼啸向黑衣人,在空气中划出一声尖啸。“破军!”

“不可能……”黑衣人惊呼。第一击枪头击在黑衣人护罩上,黄色护盾出现一道裂缝,黑衣人吐出一口鲜血,瞬间另一侧的枪头旋转着递过来,第二击黄色护罩土崩瓦解,黑衣人七窍流血,刹那间第三击枪头又旋转着递过来,一枪封喉,黑衣人飞将出去,瞬间殒命。

“嫩怎么这么不禁打,第三击就撑不住了,我这破军剑技总共七连击,一击更比一击攻击强。”

“安掌教,这黑衣人准备让嫩我厮杀之时,坐收渔翁之利,再栽赃陷害与我。这算额外的见面礼,现在嫩可以坐下来谈谈了吧?”男人收起两柄双枪,背在后背,脚尖着地向安掌教走来。

“哼!有话就说,我安某人还怕你不成?”安瑾凉怒喝道,但额头却渗出细汗。这男人实力深不可测,恐怖至极,至少是太虚境以上,甚至可能达到了上虚境!目前还分不清是敌是友,最好静观其变,安瑾凉心里如是想到,收起了祭出的苍冥青莲并放入袖口位置,但没有撤走灵火,若对方有歹意随时可以祭出苍冥青莲来应对。

“中!俺这次来和安掌教做一笔买卖。”男人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将盒子打开一颗暗红色的灵核静静躺在里面,精纯的火属性灵力从灵核散发而出,感觉整个房间都要热上几分。

“五阶妖兽火焰鸭嘴兽的灵核!”安瑾凉吃惊道,眼中是炽热和贪婪。“灵核乃是妖兽修行到一定阶段凝聚而成的能量核心,是天地间纯粹的灵力精华,灵核异常难得,可谓有价无市,万金难求。更是我炼制五阶丹药火灵丹必要的材料!”

“如果有这等珍宝,必助我练成火灵丹,修为突破指日可待!”安瑾凉暗自心想,内心兴奋燥热,赶紧掩饰住心中的想法。

“安掌教好眼力,这是货真价实的五阶灵核,可赠与嫩。”

“天上可不会掉免费的馅饼,你应该不是白送予我吧?”安瑾凉呵呵一笑,眼光却死死盯着灵核。

“不错,俺要安掌教答应一个条件,近期俺们看上了灵宝阁在颖中城幕后支持的一个产业,希望灵宝阁不要插手此事。若是安掌教答应,俺将此宝献上,并且在事成之后俺们不仅按这个产业原来的数额向嫩们缴纳供奉,并且可以在此基础上再追加两成供奉钱,中不中?”

“灵宝阁在颖中城产业众多,不知阁下说的是哪个产业?”安瑾凉疑惑问道。

“现在俺还不能告诉嫩,当时候嫩自然会知道。”男人意味深长的笑道。

“若是不答应呢?”安瑾凉冷冷的问。

“嘿嘿,嫩死,然后俺再换个好说话的商量。”戴着的面具后面发出男人憨厚的笑声,仿佛在做一件十分轻松的事情。

“追加三成!”

“中!”

男人满意地离开。

“这黑衣人是如何混进灵宝阁的,有如此实力的强者,在颖中城里不应该是籍籍无名之辈,看他用的是天煞殿的功法……”男人离开后,安瑾凉拉开死去黑衣人的面罩,看到一张陌生面孔,陷入了沉思。

周府北正殿书房。

“老爷,收到青山剑派飞书回信,青山剑派下个月就要举行入派弟子试炼,已经替小凡拿到了试炼名额,叶掌教邀请您在下个月赴青山剑派详谈供奉一事。”艾雪把玩着手中的灵鸟,体内灵力流转,将手中的飞书信件冻成冰渣,指尖轻轻搓揉,信件化作冰屑。

“告诉叶掌教我们定按时赴约。”周仁旭伏在案头正在临摹一位书法大家的真迹,因为他身体太过巨大,因此书房的桌椅都是特别定制的,比普通桌椅尺寸更大更高。高大魁梧的周仁旭看了眼艾雪。“艾雪,这段时间你对水属性灵力的掌控力越来越精进了,不错。”

“老爷过奖了。”艾雪走上案头,拿起墨锭为周仁旭磨砚。

“小凡这孩子这几天在干嘛?”周仁旭将仙墨坊产的限量毛笔轻轻放在笔架上,欣赏着自己的作品,很是满意。

“听贴身婢女小梨讲,小凡这几天大部分时间泡在翼楼里看书。”

“这小子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周仁旭看着艾雪,有几分难以置信。“这小子从小到大没让我省心过,这小子自幼便没有父母,因此我把他托付在你身边,希望能或多或少弥补他缺失的父母之爱。没想到却适得其反,从小就不爱读书,成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在外面给我惹了不少事情。也罢,这小子如今愿意主动去学习,这是好事,当浮一白。”

“小凡长大了,总会明白老爷的一番良苦用心。”艾雪笑道。

----

陆凡趴在东厢房桌上,愁眉苦脸的。这几日可把他愁死了。

某位大拿曾经说过,世间一切的烦恼都来自于没钱。

“果然一分钱难倒英雄好汉。”陆凡虽然贵为周仁旭养子,但在金钱方面周仁旭对其十分克制,几乎不会给陆凡太多的银两,陆凡每月拿到的零花钱仅几两白银,每月都是月光族。像张浩宇同为富家子弟,每月挥霍的钱财都是10两黄金以上,换算成白银就是1000两。真是云泥之别。

陆凡此刻迫切需要一笔钱。

陆凡看着站在一旁贴身婢女小梨说道:“小梨,你每天都穿一样的衣服不腻么?”

“回公子的话,身处乱世有衣服穿不会挨冻,有吃的不会挨饿,小梨已经很知足了。颖中城百姓穿着都很单一,只有部分有钱的商贾、权贵才能穿上更好的衣服。就像锦绣坊定制的衣服款式新颖,但由于产量有限、款式有限,卖的特别好,但也基本只有商贾、权贵之人才能买上。所以小梨也不敢有更多的奢望。”

“锦绣坊、锦绣坊……”电光火石间,一个异想天开的想法在陆凡脑中闪现。

“小梨,给我上笔墨纸砚!”

几分钟后,陆凡将白纸铺开,小梨在旁边磨砚,陆凡用毛笔蘸着砚台上好的墨汁,在白纸上挥斥方遒。

一个个只存在于蓝色星球的服装穿搭和时尚包包设计图出现在白纸上。小梨站在旁边看着时尚、新颖、漂亮的服装眼睛都直了。“公子,这些是什么?”

“这是我这几日梦游仙境,在梦中仙境中见到的美好事物。”陆凡神秘兮兮地解释道,这其实是他在蓝色星球上的超一线品牌设计的服装和包包,他依样画葫芦地画了出来,如果说实话一来太过于天方夜谭,二来怕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因此他将这个秘密藏在心里,随便编了个蹩脚的理由。

“巴宝你好的衣服”、“普莱打手的裙子”、“爱马人士的衣服”、“路易司机的包包”、“古马也的包包”、“紫罗兰花的挎包”……都是顶尖奢侈品设计师经过百年时间沉淀下来的产品,产品力和美感基本是吊打这个世界的服装。

“嘿嘿嘿,果然知识就是力量,知识就是第一生产力!”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