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小说 《异世修魂记》

陆凡折腾了一晚上,终于凭借脑海中的记忆将简易版的汽车结构画了出来,他发现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作为动力核心的蒸汽机。按照简易版蒸汽机的设计结构,能否把它原封不动地还原出来,恐怕还要看这个世界的炼铁技术到达哪个程度了。

陆凡一看已至深夜,困意涌上心头,便躺在紫颤木的床榻上睡着了。

次日清晨。

陆凡单独照着简易蒸汽机的形状画了张设计图,叫来了小梨。

“小梨,你去寻下颖中城中有哪个铁匠能够按照这张图上的结构生产出这个铁制模具。”陆凡将简易蒸汽机的设计图交给了小梨。

小梨接过了设计图,端详了半天也看不出究竟。

“公子,这是什么东西?”小梨疑惑的问道。

这个时代的人当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陆凡他那个时代,这个东西几乎是家喻户晓的。

“这是蒸汽机,是一种动力装置,就像拉马车的马儿一样,能够推动马车前进。”陆凡用这个时代的马车做比喻,方便小梨去理解。

“这个铁疙瘩居然能像马儿一样前进,不可思议。”小梨发出惊叹。

“当然,光靠它还不行,它只是整体中的一部分,还有其他的部分。推动马车跑还需要一种重要的矿物叫煤,你知道什么是煤么?”陆凡问道。

“煤?就是打铁烧的黑炭吗?”小梨抛出了一个陆凡意想不到的答案。

“太好了,看来你知道。”陆凡欣慰道。

“看来这个世界已经具备成熟的挖煤技术了,那么只要能将蒸汽机炼制出来,那就成功了一大半了。”陆凡心想。

“小梨,那就拜托你两件事,第一件事寻一下颖中城能够炼制这个铁疙瘩的铁匠;第二件事寻一下有没有大量兜售煤的商人;这两件事你切记必须要秘密进行,一定不能让别人知道,多找找,越多越好。”陆凡交代道,小梨出身贫寒,年幼时便被父母卖到了周府,做起了陆凡的贴身婢女,陪在同样幼年的陆凡左右,照顾起陆凡的衣食起居,虽然她还没有像其他贴身婢女一样侍过寝,但陆凡对她仍然是十分信任的。他相信蒸汽机在这个时代还没人认识,但出于谨慎考虑,陆凡还是叮嘱小梨要秘密进行,毕竟如果真的成功制造出了蒸汽机,这可是有跨时代意义的,也许自己成了这个时代中成功推动工业**的人。

陆凡觉得既然上天让他承载着另一个时代文明的记忆来到这个时代,他就应该把那个时代的文明给传承下来,他觉得只有这样做才能证明他以前活着的意义。

“好的,公子,小梨会按照公子的吩咐去做。”小梨领命道,没别的事陆凡就让小梨先退下了。

陆凡依旧做了半个小时的晨练,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吃早点后带上银票离开了周府。

陆凡一路打听找到了天字票号,天字票号主要分部在颖中城的东面,据传言是颖中城最大的票号商。天字票号共有1家总票号,14家分票号,陆凡正好去的是离周府最近的总票号。

陆凡看着眼前气势恢宏的宫殿式建筑,两头巨大石狮中间门匾上用金字写着“天字票号”四个大字。

真不愧是最赚钱的行业之一,天字票号总票号坐落在最繁华也是最贵的地段,建筑石料也是极其考究。他进入天字票号,里面异常宽阔,地面铺着上乘大理石料,穿着富贵的商贾或权贵在里面交谈着。

一名穿着奇怪,戴着画着白色蜘蛛面具,从体态上看应该是位女性的人从他身边擦肩而过。陆凡回头好奇地多看了两眼,转回头走到内殿去找柜台兑换银票去了。

陆凡支付了些手续费,将500两银票换成了4张100两银票和一些散碎银子。

“真是肉痛,仅仅换了下银票,票号就收了十多两银子的手续费,难怪票号、钱庄能成为古代最赚钱的行当之一。”陆凡内心感叹道。

陆凡换好银票走出天字票号后,看见路边正好有一个卖冰糖葫芦串儿的摊子,他挑了一串最大的冰糖葫芦,将刚换的碎银子给了卖糖葫芦串的小贩。然后他大概走了半个小时的路,到了一个卖饼的摊铺。

沐筱雨穿着一件淡蓝色翠花裙子,扎着马尾辫,美丽灵秀的姿容在阳光下煞是动人。她此刻正在卖饼摊铺上忙碌着,小鼻涕虫沐辰在一旁帮忙。

“给我来一份葱油饼。”

“一份葱油饼5两铜钱。”沐筱雨将烙好的葱油饼拿油纸包好递给对方,抬头看见正一脸笑意看着自己的陆凡。

沐筱雨白皙的脸庞上,突然两腮通红,气鼓鼓地说道:“要吃自己烙!”

陆凡接过了葱油饼,嘿嘿一笑。

“陆凡哥哥,你来啦!”小鼻涕虫沐辰看到陆凡来了,高兴的上前打招呼,陆凡开心地揉了揉沐辰的小脑袋。

“对呀,这几天有没有听话呀?”陆凡笑着问道,拿出了路边买的冰糖葫芦串儿。

“哇,是冰糖葫芦!”小鼻涕虫看到冰糖葫芦,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不听话可吃不到冰糖葫芦哟。”陆凡打趣道。

“小鼻涕虫可听话啦,今天帮姐姐卖了好多好多的冰糖葫芦,哦,不对,是葱油饼。”小鼻涕虫眼睛直直的盯着冰糖葫芦,仿佛整个世界都只有冰糖葫芦了,两个脸颊被晒得通红,煞是可爱。

陆凡被小鼻涕虫的样子逗乐了,将冰糖葫芦拿给了小鼻涕虫。

小鼻涕虫拿到最爱的冰糖葫芦,如获至宝,但另陆凡意外的是,小鼻涕虫没有立刻吃掉,而是小心翼翼地拿油纸将冰糖葫芦包起来,放在了烙饼的灶台旁。

陆凡疑惑地问:“怎么不吃呢?”

小鼻涕虫吞了口口水,小脸认真的说道:“我要留着回去给娘亲和姐姐一起吃,姐姐说过好东西要懂得分享。”

“小鼻涕虫真懂事。”陆凡内心有所触动,心疼地抚摸着小鼻涕虫的脑袋。

陆凡感叹,这姐弟俩也是不容易,在乱世中能求一份安稳即是一种幸福。

由于现在已经过了早饭时间,来摊铺买葱油饼的人变少了。

陆凡看沐筱雨有空了,指着旁边茶水铺对她说道:“要不一起去旁边坐坐。”

沐筱雨看现在也没什么人,招呼弟弟沐辰看好摊子,自己和陆凡一起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坐下。

陆凡随便点了两碗素茶,茶水铺小二很快端了上来。

“最近你父亲的病怎么样了?”陆凡喝着素茶,开门见山地问道。

“还是老样子,娘亲现在把卖饼摊子都交给我们姐弟俩,自己一个人在家照顾父亲。”沐筱雨低头端着茶水,修长的睫毛微颤,清澈灵动的双眸里写满了担忧。

陆凡看着沐筱雨双瞳剪水的绝美容颜,一时间竟看痴了,难怪张浩宇绞尽脑汁想要得到她,沐筱雨确实是个世间难得的美人胚子。

陆凡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立刻正了正心神,看了下周围确认安全后,将银票塞进葱油饼的油纸里,递给了沐筱雨。

“这是什么?”沐筱雨接过鼓得满满的油纸疑惑问道。

“两百两的银票。”陆凡伸出食指做了个嘘声的手势,小声对沐筱雨说道。

“谢谢你的好意,但我不能收。”沐筱雨听到后立刻就要将银票还给陆凡,她并不惊讶于陆凡从哪里拿到的这么一大笔钱,她知道陆凡家底厚实。但自小她爹娘就教导过她要靠自己的双手挣钱,因此根深蒂固的观念让她不愿意接受嗟来之食。

“这钱为了你的父亲你必须收下。这钱放我身上可能很快就花光,就当你帮我保管了。这是借给你的,按照票号的标准要计算利息的,等你啥时候赚到钱了再还我。”陆凡不以为然地说道,他知道这姑娘性子倔,早料到她会拒绝他,因此他提前准备了一套说辞。

“你笑一笑会更好看。”陆凡看着沐筱雨,用双手拇指划拉到嘴角,挤出一个别扭的笑脸。

沐筱雨眼中充满雾气,看着陆凡做的怪相,破涕为笑。

“感觉你不一样了。”沐筱雨擦了下眼角的泪水,认真地说道。

“变得更英俊和睿智了?”陆凡厚脸皮地打趣道,暗叹着女人的直觉真准。

“嗯,有那么一丢丢。”沐筱雨认真说道,用白皙的手指比了个一丢丢的手势。

她发现陆凡玩世不恭的外表下,其实有一颗温润而真诚的心。

沐筱雨收下了陆凡给的银票,告诉陆凡她会尽快还清这笔钱。

陆凡表述不着急,并再三叮嘱她一定要先把银票换成碎银再用。毕竟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他是懂得,毕竟沐筱雨这么个美人胚子已经很容易让男人心生歹意了,如果再被别人知道她怀揣着一大笔钱,那处境就更危险了。

卖饼摊铺传来一阵嘈杂的争吵。

“放开我!放开我!”只见小鼻涕虫被一个陌生男人给揪住衣领给提了起来,小鼻涕虫被大手提着双脚离地,在空中手舞足蹈地挥舞着。

“快说你姐姐在哪儿!”张浩宇恶狠狠地说着,吩咐抓住小鼻涕虫的仆役道:“给我抓紧点,别让这小子跑了!”

张浩宇这段时间在其父张瑾瑜的安排下接管了桐叶钱庄1处分部钱庄的业务,奈何他实在不是这块料,把钱庄业务搞得乱七八糟后,丢给了林管事来处理。

然后他整日带着几个恶仆在街上游手好闲,横行霸道。

张浩宇自上次没有得手后,满脑子都是沐筱雨明眸皓齿、冰肌玉骨的姿容,于是又带着恶仆来到卖饼摊铺惹是生非。

“快乖乖告诉我你姐姐在哪里,以免受些皮肉之苦!”张浩宇一脚踹翻了卖饼摊铺,还没烙好的葱油饼散落一地,包在油纸里的冰糖葫芦也掉在地上。

正在一旁茶水铺喝茶的陆凡、沐筱雨两人看见后立刻赶了过来。

“放开我弟弟!”沐筱雨满脸焦急,正准备上前。

陆凡将她拦住,挡在了沐筱雨身前。

“哟,这不是我的大美人儿嘛,别担心,我只是跟我小舅子叙叙旧,毕竟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嘛,哈哈哈。”张浩宇一脸坏笑,贪婪地看着令他魂牵梦绕的女子,又看了看挡在沐筱雨身前的陆凡。

“英雄救美?你是上次那个叫……叫陆凡的小子吧?”张浩宇努力想了想,满脸鄙夷的说:“上次那顿棍棒挨的不够爽吗,还想像上次一样在我面前摇尾乞怜?”

陆凡眼观鼻、鼻观心,冷静观察着眼前的局面,心中盘算着:“不行,距离有点远,而且他们手中挟持着小鼻涕虫,趁对方对我毫无防备,如果能再近一点的话……”

“你是桐叶钱庄的少主张浩宇吧?久仰你的大名,在颖中城可是赫赫有名,上次是我有所冒犯,一直想寻个机会……”陆凡对沐筱雨使了个眼色,一脸真诚地对张浩宇阿谀奉承道,然后悄悄跨步向前。

“一步”

“两步”

“三步”

“四步”

“五步,这距离足够!”

张浩宇对陆凡的奉承话还是很受用,对陆凡一脸不屑,放松了警惕。

就在陆凡走到第五步的时候,身体重心轻轻压低,躬身就像一只豹子,他架起了一套浑然天成又精妙的拳势,双腿骤然发力,三步向前,像捕食羚羊的猎豹一般向着张浩宇袭来。

他先是一拳砸在张浩宇腹部,这一拳用了巧劲,让张浩宇腹部一阵剧痛,蜷着身子捂着肚子干呕一阵。他顺势扣住张浩宇手腕,运用拳法技巧绕到其身后,将张浩宇的手以一种匪夷所思的角度扣在背后,同时扣住张浩宇另一只手腕,然后一击膝踢打张浩宇膝盖关节,让张浩宇直接跪倒在地。陆凡一只手将张浩宇双手扣在背后,另一手肘抵住张浩宇的脖子,将其彻底擒住。

擒贼先擒王。

一切发生的太快。

电光火石间,陆凡就将张浩宇给拿下。

能如此顺利,究其原因有两点:第一毕竟陆凡上一世接受过专业的训练,对付张浩宇这种没有拳脚功夫的富家少爷,还是非常轻松。第二就是张浩宇轻敌了,没想到上一次被打的头破血流的陆凡竟然有如此高超的拳法。

“让你手下放开小鼻涕虫!”陆凡冰冷的声音在张浩宇耳边响起,他骤然发力,听见张浩宇的骨骼发出“咔嚓”响声,疼得张浩宇嗷嗷直叫。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放掉她弟弟!”张浩宇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略带哭腔的吼道。他平日里父母溺爱过度,过着锦衣玉食的富贵生活,哪里受过这般苦楚。

仆役只好放开小鼻涕虫,在陆凡示意下,沐筱雨赶紧抱走了小鼻涕虫。

“有哪里不舒服吗?”沐筱雨关切焦急地问道,眼圈发红,检查着小鼻涕虫是否受伤。

小鼻涕虫摇了摇头说道:“姐姐不要哭。”小鼻涕虫很懂事地帮沐筱雨擦拭下泪水,指了指地上,“陆凡哥哥买的糖葫芦串掉地上了。”

这个小馋虫,沐筱雨气的破涕为笑。

陆凡看到小鼻涕虫并无大碍,松了口气,松开了张浩宇。

张浩宇被陆凡松开后,踉跄了几步,仆役赶紧过来扶着。

张浩宇哪里受过此等屈辱,平时仗着他老爹的背景,从来只有他欺负别人,哪有别人欺负他的,他涨红了脸嗓子沙哑嘶吼着:“给我弄死他!”

六名仆役闻声拿着棍棒将陆凡给围住。

“不识好歹。”陆凡啐了口唾沫,摆出了猎豹般的拳势。

这是一位拳法大师亲授给他的拳法——五行拳。属于实战型拳法,主要以劈拳、钻拳、崩拳、炮拳、横拳五拳为主,拳势快如闪电,变化多端,威力巨大。

六名完全没有习武的仆役当然不是对手,很快都被干趴下,在地上哀嚎。

“给我滚,今后别让我再看到你!”陆凡厉声喝道。

“你等着,跟我走!”张浩宇满脸恶毒看了陆凡一眼,在仆役的搀扶下离开。

“陆凡,你没事吧。”沐筱雨牵着小鼻涕虫来到陆凡身边,关切的问道。

“没事。”陆凡笑道。

“陆凡,原来你武功这么厉害啊!以前怎么从没见你出手过?”沐筱雨疑惑地问道。

“额,那个,我比较喜欢以德服人,呵呵呵~”陆凡打了个哈哈搪塞道。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